Alarice

就是一个欢乐小逗比😝

霸道法医俏侦探4

题前语:有私设 时间线混乱 网剧设定 ooc
欢乐逗比言情风 狗血会有 文笔幼稚
cp『秦方 林邰 逸真』
感情为主线 案子各种都是助攻 不值得考究
不喜勿入 小心辣眼睛


回到警局后,秦明便进入法医室里,而又一次被关在门外的李大宝同学本来抱着八卦时间到的心态,想到会议室里找方木问问秦明那么多反常事情,却发现方木特别认真的用着笔归纳三起案子,好歹是一名资深(?)警务人员的李大宝自然是以案件为重,乖乖地坐在一旁看着方木归纳,毕竟八卦可是在正事过后的闲谈罢了。

“戒指表示婚姻的话,三起案子中都有的环状伤痕解释为戒指的话,那么犯人的犯罪动机应该是关于婚姻的问题,换言之,戒指就是为了祭奠他未获得的婚姻或者是失去的婚姻。”方木一边说着一边将思路记录,“但是三名死者都是未婚且感情经历也很单纯,骗婚机率不大,那么戒指就不是指犯人与受害人拥有婚姻关系,破坏婚姻?照这个思路想下去的话,女人是小三?被小三的是凶手还是他的妻子?”

方木还在斟酌着案情的同时,秦明便拿着法医鉴定报告出来,“开始吧。”

“死者李淼,女,未婚,龙番市人,被发现时间是早晨6点,据法医鉴定已经是距离死亡5到6小时,尸斑呈现玫瑰色且融合,口唇和面颊呈现樱桃红色,并且受害人头颅之中有水肿,而且肺泡等器官有残留一氧化碳的成分,并且胃部食物残留中含有本二氮革类药物,具体的药物是舒乐安定,右手无名指有环状伤痕,在根据活体反应可以得出一氧化碳中毒在死者服下安眠药之后,是他杀中毒,尸体上没有任何与犯人有关的信息,与前两起绿藤市的法医报告别无二致。”秦明将法医报告的大致总结出来后,方木起身走向白板。

“第一起死者王玉,24岁,绿藤市人,在X会计事务所从事会计行业,第二起死者钱宇,27岁,绿藤市人,在风氏集团从事会计,第三起死者李淼,30岁,龙番市人,工作是风氏集团人事部。”方木顿了顿开口说道,“三起案子的受害人都是未婚,并且都是女性以外,前两起受害人都是会计。凶手是熟人作案,男,并且身高在175以上,未婚,外表英俊并且受过高等教育,有良好的收入来源,有心理疾病并且有去医院定期治疗,典型的强迫性人格,换句话说就是完美主义,受过感情创伤,根据常理可以推断出应该要排除被小三的可能性。”方木说完始终觉得最后一点至今为止没有想通。

“等等,木木,那个能不能解释一下?”林涛倒是自来熟的亲昵称呼,当然一心投入案件的林涛自然也忽略掉身旁秦明略带不满的挑眉。

“首先,食物残留部分才有舒乐安定,即被害人是被在食物中下药,并且能约女生吃饭的男生颜值不能低,身高是基于统计学中女生心仪择偶的平均身高得出的。

是有可能是女性犯案,但是我们每次发现都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换句话说,这女性必须要搬动另一个女性,并且要防止舒乐安定的量不足或者是一氧化碳不足以造成死亡,最后还要防止别人看出来,对于一名女性而言过于苛刻,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的情况下,先选择可能性较大的男性分析。

在三名被害人的工资收入都不低的情况下,如果是请女生吃饭,吃饭地点应该是较为高端,说明凶手的收入一定比受害人高,我国对于舒乐安定是限制性药物,如果是通过合法渠道取得的药物,必定是从医院开处方药。

案发现场的玫瑰花瓣不是随意乱撒,而是整齐有序的放置于地,典型的完美主义。尸体和现场都没有任何犯人的信息,由此可以得出犯人受过高等教育。

只杀女性受害人并且没有性侵犯,有两种可能性,仪式犯人缺乏性行为能力,二则是犯人是以献祭的手法似乎是在祭奠什么,并且受害人右手无名指的环状伤痕和戒指类似,由此可以推断出,心理疾病的原因是由于感情创伤。

并且犯人不是仇视女性,如同绿河杀手等典型仇视女性的犯人为例,从作案手法中就可以看出来犯人对于女性的蔑视,而这案子的犯人对于女性的尊重是显然易见,为什么要尊重的同时将他们杀害。”

方木说完后,转身继续看向信息板的问题,仔细看了看物证中的戒指,又开口补充道,“现场这一枚是女士戒指,并且犯人对它很爱惜,可能是他的爱人的戒指,可以排除两人作案的情况,根据现场的作案信息而言,是同一个人作案。”

方木回头便看到林涛和李大宝惊愕的眼神,皱眉想了想是不是自己哪里说错了,秦明将笔记和好后,看着方木的样子心悦的同时不经意地勾起嘴角,趁方木还没注意到的时候,便起身走向解剖室。

“你太厉害了,我们只是有点吃惊!”,听到林涛的解释后,方木点头接着斟酌现场莫名其妙出来的戒指,林涛立刻根据方木所画出的画像下达排查令,戒指既然是对戒的情况下,说明是要结婚但出于某种情况下而没有办法结婚,但是这种情况下,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三名受害人是造成犯人没有办法结婚的罪魁祸首,如果这样说就可以将一切都串联起来了,“方木。”

方木回头便看到秦明拿着一份报告,他伸手接过报告的同时秦明便开口说道,“戒指上提取到指纹,但是该主人似乎用保养戒指的液体泡过戒指,戒指内圈没有提取到信息,换句话说,即便这是犯人的,但是这不能作为证据。”方木点头,侧面便看到她们前两人的一个共同点——会计,似乎是想起什么,方木拿起手机给邰伟打电话。

“邰伟,你去查一下,第一起死者王玉是否有跳槽?”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