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rice

就是一个欢乐小逗比😝

由死向生 11

本文预警:人物严重ooc
略带烂俗言情风以及学术风 内含林邰

  等人都到齐了,谭局也过来主持会议,“开始吧。”秦明上前拿着手中的报告,指了指大屏幕说道,“第一名死者王军,死因是割腕而导致的失血过多,手腕上的伤痕为九浅一深,被发现时手放在灌满水的鱼缸里,从而加速了血液的流动速度。脖颈部有用黑色水笔标记的五芒星标志,第二名死者李霄,死因是安眠酮,据测算估计死者服用量是100g,但是这个药的致死量是10g到20g,最明显的表现是安眠酮被吸收后,分布于脂肪组织,死者的胃部残留着大量的安眠酮药剂,同样的,她的脖颈部位也有五芒星。”
  方木听完秦明的分析后,多少有几分疑惑,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秦明,那个安眠酮是我国八十年代被禁用的吗?”
  秦明眼底划过几分欣赏的神色,“安眠酮,学术名词为甲苯喹唑酮。临床上适用于各种类型的失眠症,但这药久用可成瘾,而且有些病人在服用一般治疗量后,能引起精神症状,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临床上已停止使用,换一句话说,死者无法通过常规通道获得药物。”方木皱眉提出一个疑惑,“那么这样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死者是想自杀的话,会不会太麻烦了?”
  林涛耸了耸肩膀,“这人要是了无生趣了,怎么死也不会怕麻烦吧?”秦明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死者无法通过常规途径获得这种药,那么不就是说明这个案子的疑点不少嘛?安眠药的种类那么多,可以通过常规渠道获得的就不少于五种,为什么要舍易求难?”
  “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被害人是故意用这种药,是不是在提示我们,她不是自愿的?”方木皱眉,提出自己的见解。“不是自愿?”李大宝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和林涛一样,没跟上趟,或者说在整个专案组只有秦明跟上了方木的思维,李大宝甚至有些疑惑,为什么会有种冰冷狗粮往自己脸上无情拍打的感觉。
  “一般人自杀求得是通过常规途径易获得或者是痛苦轻的,但据我了解,安眠酮的副作用较现在市面上可购买的安眠药物大的多,并且不易获得,那么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要使用这种难获得且对减轻痛苦无意义的安眠酮,无疑就是最大的疑点。”方木说道,不时还看看秦明,见秦明没有反驳,那么说明自己的推理应该没有出现法医知识上的错误。
  “就是以这两点推定两名受害人是有联系,并且排除自杀的可能吗?”谭局说道,扫视着眼前的两个人,秦明和方木的配合不错,可惜方木只是借用,不是真的在龙番市扎根了,莫名有种希望以后方木可以在龙番市找到爱人然后调过来,这样他们这边的治安绝对杠杠的。
  “嗯,还有………”正当方木准备补充些话时,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他有些脸红慌乱地道歉顺带把手机拿出来,边走到门口边接了电话“邰伟?怎么了?”
  “木木木木木木,我马上来龙番市接你,绿藤市发生了一个疑似故意杀人的案子,我们头都大了,得接你回来。”邰伟的语气像是很急的样子。
  “什么叫疑似故意杀人?”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