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rice

就是一个欢乐小逗比😝

由死向生 8

文章预警:苏木木 略有烂俗言情风 人物ooc 内含林邰

  “首先他手腕上的伤疤可以证明在排除了一切影响思维的情况下,拥有一定程度的求生意识,做一个大胆假设便是他是被迫自杀,并且有人监督他自杀,九浅便是他只想微微出血以掩人耳目,倘若照这个结论推下去的话,一深就不是他自愿的后果。”方木停了片刻,下意识地看了看秦明,秦明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他,时不时还会做些笔记,心里被在乎的人如此在乎的对待,方木的耳尖忍不住红起来。
  “其次,鱼缸本身造价不菲,换言之是他的心爱之物,原本安放在客厅的鱼缸,为什么要大费周折地移动?做一个假设,倘若有人逼迫他自杀,并且以也最为在乎的物体用于其中的话,难道这不就是对于逼迫人而言一个绝佳的机会。”方木顿了顿,蹙眉略带歉意地开口接着说,“但上述都是我主观臆断,我没有办法洞察动力。”
  “从法医的角度来看,一切都对的上。”秦明放下手中的笔记,上前走到方木身旁,“首先是九浅的伤口都是皮外伤,而奇怪的是一深几乎是致命一击,其次是根据鉴定科的报告显示,鱼缸里没有水垢之类的,可以从侧面得出鱼缸主人很爱惜这个鱼缸,甚而至于不让它起水垢。”
  “常理而言,以殉葬的特征来判断,鱼缸主人更会倾向于将鱼缸摔碎或者是埋掉,而不是作为自杀的容器。”方木接着说道,真诚地看着谭局,可能是不想伤了方木,毕竟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刑局说服借用一下方木,谭局顿了半晌才开口:
  “先将此案待定为谋杀案,散会。”谭局下了结论离开会议室后,林涛便拉着方木快走几步走到办公室里,“怎么了?”
  “住秦明家还习惯不?”看着林涛眼神里的八卦,方木算是知道邰伟哪里来的乌七八糟的八卦小道了,“秦明人很好。”
  其实就连方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习惯性维护秦明。正所谓旁观者清,林涛点头,看来老秦这次不是单相思,随口抱怨了句,“他家里总喜欢用冷光灯,你可别见怪。”
  冷光灯?自他的印象里,方木在秦明家里见到灯都是暖光呀,莫非……“其实队里考量是不是让你住老秦那里,虽然老秦是法医对你可能会有帮助,但毕竟老秦那里冷光太强,可能会很压抑。”
  为了这个原因,秦明才把灯换成暖光灯?又耗电也不符合他本身气质,是为了他换的灯色吗?是为了自己的PTSD?
  见方木呆愣半晌,林涛摸下颚正准备说些什么,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是,幸福小区二单元八楼,好的,我们马上到。”挂了电话,林涛便走向法医办公室。
  “杀人案?”方木叫住林涛问道,“又是自杀案。”林涛皱眉,本以为是方木和秦明太过谨慎才推断出错,可如今那么蹊跷,确实应该不是简单的自杀。
  四人很快到了现场,快要进现场的时候,“你先别进现场了。”秦明突然说道,原本一直低头的李大宝诧异地抬头,张嘴准备说些什么,却发现秦明是在对方木说,“为什么,我也是警察?”
  “你会打扰我工作。”秦明丢下这句话后,径直走入现场,李大宝眨了眨眼,对林涛努了努嘴,林涛明了就进入现场,李大宝就安慰方木,“老秦他脑袋有时候短路,你别介意。”
  “我出去走走。”方木也是气急,但是又不想惹急秦明,“嗯嗯。”李大宝见方木走远了才进入现场。
  “老秦,你就算想保护木木,不想让他犯PTSD,也不能这样对他呀,他也是警察啊。”林涛站在秦明一旁不停地念叨,秦明视若罔闻的态度有些惹急李大宝,“秦科,你这样对木木是很大的不尊重!他是一个警察,不是一个温室的花朵!”
  “木木他人呢?”林涛不再说秦明,看了看空荡荡的门口不禁问道,李大宝看了看门口,“出去走走。”
  “让他回来,是同一个人或组织犯案。”林涛指了指受害人脖颈的五芒星,“不是普通的自杀。”
  在小区里不停踱步的方木不停思考着今天秦明的所为为何,“秦明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现阶段有两种可能性,一是他觉得我是累赘,二就是他知道了我PDST的原因,怕我在犯罪现场受到刺激从而影响侦破,第一种可能性不大,毕竟已经破了一起案子,但是第二种可能性怕是要归功于邰伟了。”远方的邰伟不禁打了个喷嚏。
  “喂,木木,你快回来,涛涛说是同一个人或阻止犯案。”李大宝打电话过来,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一声闷响,“喂喂,木木!”
  久久听不到回应的李大宝有些急了,方木不是这种公私不分的人,那么久不说话一定是遇到不能说话的事件,“喂,木木。”秦明听到李大宝那么久不说话也有些急了,站起身准备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心慌到组织语言都很难。
  担心、悔恨、痛苦一切负面的情绪不断在秦明心里交织着,他像是一桶欲炸差火的炸药一样,第一次发觉自己可以那么心慌,“马上让周围的同事马上进行以这为中心,方圆一里的搜查!。”他听见林涛对耳麦下命令,可是头脑除了一片空白以外,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老秦,我们也去找找。”李大宝看着虽然表面倒是风平浪静的秦明,也不知道他心里现在有多乱,“嗯。”秦明点头和两人一同出犯罪现场,然后就分开寻找。
  人越是着急,头脑里越会出现一些走马灯,笑着的方木,皱着眉头的方木,欲言又止的方木,秦明自己也没想过,方木那么多的样子铭刻在脑海里,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倘若李大宝知道秦明内心有那么多的os,定会说老秦这棵铁树终于要开花啦 (●/ω\●)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