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rice

就是一个欢乐小逗比😝

由死向生 7

文章预警:苏木木 略有烂俗言情风 人物ooc 内含林邰

   方木见他这样,将遥控器放在茶几上,一会就看到秦明皱着眉,“这剂量不对,一氧化碳一到三分钟内致人死亡的剂量是12800ppm,但是这仅仅才400ppm。”
  听到秦明的吐槽,方木有几分好笑,但突然想起什么,问道,“等会,我们刚才结案的受害人,不是一氧化碳中毒而亡嘛,根据受害人体内残留的舒乐安定量来说,昏睡时间应该是4-5小时,可是我记得你说受害人吸入时间大致是2-3小时致死的,那么这个剂量?”秦明偏头看向他,“大致需要1600ppm。”
  两人这样一问一答的,直到秦明兜里的手机响了才中断了这样的场面,“林涛?怎么了?”方才才换下衣服的秦明看到林涛电话,一种不详的预感袭来。
  “老秦,有人自杀,照旧检查。”林涛揉着太阳穴,好不容易邰伟从绿藤市看自己,没想到居然出现那么一个煞风景的存在,林涛哭丧脸表示还我两人世界!!
  “我马上到,大宝呢?”秦明放下手中的脏衣服,回头便看到方木站在门口,眼眸之中有些担心,“她正在赶过来,你把木木一块带过来吧,邰伟也来了。”
  “他不是在借用期吗?”最会抓重点的秦明一针见血说道,林涛感觉好像秦明的重点抓错了,但是有感觉没有什么违和感,“嗯,他只是来看看木木,你俩快过来吧。”
  “好。”秦明把电话挂断后,向方木解释道,“有人自杀,例巡检查,你和我一块去吧,邰伟来看你。”方木点头,又看了看还身着家居服的秦明,不知道为什么要走进房间,不是应该出门了吗,秦明看着鲜少呆萌的方木指了指自己,“方木,我需要换衣服。”恍然反应过来的方木脸一红,“我在客厅等你。”这才反应过来,让秦明换衣服,看着他脸红的模样,背过身的秦明禁不住地抿唇一笑。
  到达现场时,既然已经判定是自杀案,方木也就没进犯罪现场,而且邰伟有事瞒着他这帐得算,“哟,木木,一天不见有没有想我。”
  方木没说话,仔细看了看邰伟脖颈上的项链戒指,确定无误后,“邰伟,你连我都瞒。”标准黑木微笑看着邰伟,邰伟知道方木说的是什么事,但仍抱着一丝希望去回避问题,还没等他转移话题,便被方木识破,“不过,林涛,这人我放心。”
  邰伟小麦色的皮肤一下子就红透了,他知道方木迟早有一天会知道,但是没想到那么快,“说啥呢!说啥呢!”
  相较起方木和邰伟这边的温馨“嫁女儿”场面,秦明这里更显得肃然,确实可以确定这人是自杀,但是这刀痕显然是无数道轻痕,才最后下的重手,这案子有疑点。
  被害人躺在床上,而被割腕的手放在身旁的鱼缸中,可以简单推断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但是当秦明将手从水缸里出来后发现,这九浅一深的刀痕后,直觉告诉他,不对劲。
  “大宝,去让方木进来。”被点名的李大宝挑了挑眉,这是在工作,又不是约会,你让人秦嫂进来作什么,而且秦嫂不是就和原来的上司叙叙旧,不要吃醋呗,还没等李大宝胡思乱想完,秦明的一个眼刀过来,吓得李大宝连忙跑出去把方木请过来。
  “秦明,他要我进去,是怎么了吗?”李大宝不负众望把方木请过来后,就听着昨天还客客气气地称呼秦科长的方木,今天就变成秦明了,果然秦嫂就是秦嫂,肤白貌美大长腿,除了肤白以外都占了,不过秦明下手也够快的,闷骚技术哪家强,中国龙番找秦明!
  “我怀疑这自杀案有问题。”秦明没有注意李大宝的胡思乱想,指了指死者的手腕处,“你怀疑是他杀?”方木脸色蓦然变得认真起来,“是,手腕上的伤痕九浅一重,如果不是喝酒或者其他丧失理智的诱因,那么就只能说明他人是有很强的求生欲望,既然如此为何自杀?”
  听秦明这样说,方木认真的考虑起来,“可能是他怕痛。”李大宝从不介怀自己当炮灰,“可是,这样的话,自杀为什么还要选择那么痛苦的方式?选择服下安眠药自杀会减轻痛苦。”方木既像是解惑,又像是自言自语,顿了半晌,“我怀疑他是被迫自杀,而且自杀方式也不是由自主选择,换句话说,有第二个人站在这里,监督他自杀。秦明,我需要尸检报告。”
  秦明点头和李大宝一同出去,方木看了看满是血水的鱼缸,鱼缸很精致造价不菲,并且这鱼缸原来应该是放在客厅,当时他和邰伟聊天的时候,有一个长期放置某物而导致的积灰四周的东西,怕是就这鱼缸,死者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将心爱的鱼缸搬进来,选择这样的自杀方式?
  因为有案子,邰伟便寻着借口离开,方木以案子要紧,先暂时放他一马。
  等秦明的尸检报告出来后,开始案例分析,“死者王军,本地人,X公司的董事长,近日X公司由于资金周转不开而大幅度裁员,面临破产。”林涛先行将死者信息说了,“死因是因为割腕失血,可以确定是本人割腕,左手大拇指有刀印,但是右腕有九浅一深的痕迹,并且在脖颈处找到一个用黑色水笔画的五芒星印记,死者体内没有残留什么神经药物和酒精含量。”
  听到五芒星,方木的瞳孔微乎其微的缩小片刻,手下动作顿了顿,虽然很快就恢复正常,但是对于秦明这片刻的停顿已经让他上心。
  “本案唯一的疑点就是这?”谭局蹙眉说道,“如果将这强硬塞为他杀案,证据不足以让我们调查。”
  看着秦明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子,方木不禁出声解围道,“谭局,可以听我的揣测吗?”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