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rice

就是一个欢乐小逗比😝

由死向生 5

 文章预警:苏木木 略有烂俗言情风 人物ooc 内含林邰
 “正好,我刚得到消息,王玉在两年前毕业的时候是先去风氏集团的会计处上班,是半年前才跳槽到X会计事务所。”邰伟在电话那头说道,“好,我先挂了。”方木挂了电话后,转身对林涛说,“李淼的工作信息有了吗?”
  林涛拿起手边的资料,“她原本是风氏集团会计部,今年转到人事部。”方木的眸子似乎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对上了。”方木笑起来像是孩提找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三个人都是风氏集团的会计,这起案子一定与风氏集团有关,我需要去风氏集团调查。”
  “我说,老秦,你的报告不是没写完吗?怎么也和我们一起啊?”李大宝坐在后座位上,打趣看着正在驾驶的秦明,好不容易能怼秦明的机会,副驾驶的林涛接着电话不停用笔记着一些东西,“好的,谢了。”林涛写下最后的字后,也像是帮秦明解围似的开口说道,“风氏集团的董事长是风天逸,他今天在外地出差,没办法和我们沟通,然后绿藤市分公司的总经理魏东正好因为开年会来到龙番市,我们现在过去可以问他。”
  到了风氏集团后,林涛和秦明便进去办公室里问话,而方木和李大宝则是在过道上和他的秘书唠家常,“你们总经理看上去好帅的,结婚了吗?”专业套话(?)二十年的李大宝和魏东的秘书说着,秘书笑了笑,“很多人都说我们魏总结婚了,其实他没有结婚,好像听他们说,他原本有一个未婚妻,好像因为会计工作出现失误什么的,自杀了,自从那以后魏总就没谈过恋爱。”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方木偏头问道,“最近你们魏总的行程你都有……?”还没等方木说完,林涛和秦明便和魏东一块出来,魏东的手被衣物遮着,但方木和李大宝也是警察对于这举动的潜台词自然是了解的。
  审讯室外,“林涛,我可以参加审问吗?”方木问道,“这……怕是不合规矩吧。”毕竟方木是才调过来的,林涛有些踌躇不决,“谭局会同意的。”林涛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老友,秦明绝不是随便相信别人的个性,他的信任给他人近乎屈指可数,既然自家老友和宝宝都那么信任方木,他又何尝不可呢?不过老秦你直接就说信任他就行了,扯谭局干嘛。
  打量着审讯室里的魏东,秦明心里将方木之前所描绘的画像一一配对,确实犯罪画像与魏东近乎一致,怪不得绿藤市警局要把方木当块宝,能将所学知识所运用的人就已经是少数了,更何况再将所有的知识融会贯通,确实不易。
  在审讯室里,林涛和方木同时坐在审讯室一侧,对于魏东莫名其妙的自己承认那枚戒指是他,方木看不透他的动机,魏东只承认那枚戒指是他的,但是只字不提杀人,方木看着魏东的个人信息,有一个大胆的念头出现在心理。
  “黄倩,你的未婚妻,和你也是青梅竹马,你两感情很好,正如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那样,两年前因为自己工作失误而使得出现一笔数额不小的公司亏损,于同时自杀。”方木放下手中的资料,看着魏东说道,一向温雅的脸颊也因为查案而变得坚毅,琥珀色的眸子里似乎充斥着光,“而悲痛的你决定要让原本是黄倩下属的王玉、钱宇、李淼陪葬,以祭奠黄倩的在天之灵……”
  “她是被害死的!他们本来就该死,如果不是他们贪心要升职,黄倩怎么会死!既然程序正义不能实现实体正义的话,法律的灰色地带无法将有罪之人给处死的话,为什么不自给自足?”魏东讥讽的笑着,“同态复仇真的能慰藉黄倩吗?”方木本身也是法学本科毕业,自然是知道法律并不是正义的化身,他不否认法律的弊端,但他也绝不承认同态复仇。
  “两年前,X会计事务所找到王玉、钱宇和李淼,让她制作假账,将公司里制作出一个空洞,当黄倩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空洞已经形成,黄倩在被威胁不允许说出真相的情况下,同时为了不影响当时正处升职阶段的我,瞒着我以死避罪,本来我也像你们这群以人民的赋税为薪水的人一样,认为黄倩只是简单的自杀,但是自从做了总经理后,我发现原来的空洞资金均被转移,转移到王玉的个人账户上,将王玉骗出来吃饭的时候,酒精是最好的吐实剂,她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出来,后来发生的事你们也知道了。”魏东笑着,瞳孔微微放大,面向着方木说道。
  “方警官也是法学本科出身,难道你就不觉得法律只是一个徒有虚名的程序正义代名词吗?倘若有罪之人都通过实质正义而得以救赎的话,世间真的还会有罪人一说吗?”
  魏东的一语双关,震慑到所有人,方木从未自报身份,但是魏东为什么会如此知根知底的知晓方木?
  方木微微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愣了半晌才开口说到,“当正直的人对一切人都遵守正义的法则,却没有人对他遵守时,正义的法则就只不过造成了坏人的幸福和正直的人的不幸罢了。因此,就需要有约定和法律来把权利与义务结合在一起,并使正义能符合于它的目的,这才是法律的意义,你不信任法律,终将会让你得以恶果。”
  方木说完后便起身,秦明看着走出审讯室的方木,眼中闪过赞佩的目光,完美型人格最忌讳别人将他的不完美处放大而言,而魏东最大的缺点莫过于锱铢必较,方木将这一点扩大化说,逼出他说出实话,审讯技能满分。
  出了审讯室方木靠着墙慢慢滑下,三天三夜没怎么睡觉,肾上激素也在破案的一瞬间似乎消失殆尽,方才魏东的一语双关不得使他想起那白衣恶魔,他放在桌下的手微微颤抖,头脑里一片空白,可能他没办法彻底体会犯人犯案的心情,正如他懂不了人们为什么要用最为极端的同态复仇方式解决问题一样。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