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rice

就是一个欢乐小逗比😝

由死向生 3

  本文预警:苏木木 略有烂俗言情风 人物ooc 内含林邰
      秦明在载着几人回警局的路上,林涛通过后视镜看了看被秦明弄的魂不守舍的方木,又看了一眼正在驾驶的秦明,心里不禁吐槽道,‘这老秦是还要上演什么霸道法医俏侦探,人设都崩了。’
  倘若方木注意一下林涛莫名同情的眼光,绝对可以推理出林涛的那堆胡思乱想。
  但此时,所谓被秦明迷得魂不守舍的方木却在神游般思索:献祭式的谋杀案起源之一便是欧洲十四世纪的宗教仪式,一般是在宣泄某种情绪或是想警方挑衅,换句话说犯人要不是胆汁质型,要不就是粘液质型。那么这样的话,三名受害者一定和犯人有密切关系,但是那枚戒指又是从何而来?是被害人的?还是犯人的?
  等方木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在会议室里,挑眉看了看林涛,林涛无辜地笑了笑,这个微笑怎么那么像邰伟?不对,自己的警觉性绝对没有那么低!方才想到这里,方要开口眼前的林涛变成吴晗的笑脸,隐约可以从眸子中看出些许白衣恶魔的影子,“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
  “方木!方木!”自从上车后便安安静静坐在一旁沉思的方木,尽管身旁李大宝的声音此起彼伏(?),但已经三天没合眼的方木坐在秦明车上,多日的困意以及隐约的陌生而又熟悉的安全感袭来时,所造成的放松和困乏一并席卷而来,就这样伴着林涛和李大宝讨论案情的声音睡着。
  开车到半路上时,李大宝发现不对劲了,上车就安静的方木突然额上冒汗,手脚开始细微的颤抖,整个人脸色甚而至于唇色逐渐失去血色,李大宝有些慌乱,“方木!方木!老秦,方木的脸色不大对。”
  “你先掐人中,如果还不醒再掐虎口。”秦明偏头看了看后视镜,李大宝试了半天,实在没法的情况下,只能求助秦明,“老秦,我都揉太阳穴了,都没 用,我给你说过我本科最差的一科就是法医人体学,我测不准力度。”
  秦明从后视镜看了看方木的脸色确实不大好,在一旁停车,“林涛,你来开车去医院,大宝,你去坐前排。”林涛自然知道情况危急,也没心情打趣秦明鲜少出现的慌乱,一边换位置的时候,一边还不忘给邰伟打电话。
  “邰伟,你家木木是不是有什么急病?怎么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在电话那头的邰伟一下子就慌了,“急病?他啥病都没有,对对对,就是这三天没合眼,要不就是睡眠不足引起的低血糖什么,对了,我忘和你说了,木木有PTSD,详细的我今晚再和你说。”
  秦明在换了位置后,首先就让方木靠在他怀里,这样可以让方木可以舒适一点,然后在观察过方木握拳的动作后,秦明初步排除高血压引起的脑梗之类的急病,又看了看李大宝方才用力过猛而留下的指痕,隐约有种冲动想让李大宝重学法医人体学,最后秦明开始对时测脉搏,却意外发现方木的脉搏逐步平静下来,最终恢复正常。
  秦明暗暗松了口气,又听林涛转达了邰伟的话后,秦明基本可以确定方木估摸着是因为睡姿不良而引起的噩梦,让他睡舒适一些就可以缓解,“那不用去医院了,让他回去歇会就好。”
  龙番市法医秦明科长怀里抱着绿藤市心理画像师方木,这场景还是有些出乎意料的和谐,秦明低着头观察着卧在自己怀里的青年,三夜未合眼而导致的眼底乌青愈发的重,方才因噩梦而流出的汗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发透亮,秦明从兜里拿出纸巾轻轻地帮方木将额上的汗水擦干,在一切都完成后,见方木脸色逐步恢复红润后,才恢复冷淡的表情,丝毫不顾前面李大宝下巴都快落地的模样。
  正当方木慌乱的时候,此时一道阳光照耀进来,随着阳光逐步充斥着整个会议室时,伴随着阳光向他走过来的便是鬼手佛心的秦明,一向俊美但又愠喜不露于色的秦明,对着他偏偏一笑,“方木。”
  此时哪里还有什么吴晗,只有秦明。方才在车上感受到的陌生的安全感,现在细细想来,怕就源于此吧,他微微睁开双眼,秦明的脸颊映入眼帘,似梦非梦的感觉,“醒了?”
  低沉的男声一下子就把方木给炸醒,自己靠在秦明怀里,怪不得怎么那么舒服(?),不对,抓错重点了。方木瞬间离开秦明怀里,脸红得像是孩提口中的太阳,“不好意思,秦科长。”
  秦明抬手轻放在他的额部,不过很快就放下,“没有发烧,等会回了警局好好睡一觉就行。”方木连忙点头,秦科长虽然不苟言笑,但是比传闻中好太多,再一次证明邰伟的八卦消息不靠谱。
  方木正准备道谢,邰伟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木木,你身子好点没?!”邰伟的大嗓门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听着邰伟如此亲昵的称呼方木,秦明微微皱眉,“我很好,刚才做噩梦,是秦科长照顾我的。”
  电话那边的邰伟表示秦明会照顾人?怎么和林涛说的不像啊,这真是林涛口中的完美型小公举嘛?“好吧,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这案子结了以后,我就来接你。”听着邰伟又被老妈子附身般不停地念叨,无可奈何的方木只能嗯嗯作答。
  一旁的秦明看着方木下意识出现的安抚性微笑,几分无奈又充斥着几分暖暖的笑意,像极了教堂里那些围着圣母玛利亚的那群小天使,秦明收回目光蹙眉,将许多纵使是年少也未曾有过的心思一点点收回。
  秦明拿起方木带来的前两起案例的卷宗仔细地看了起来,前两起受害人与该案受害人的死因别无二致,但是现场并没有出现戒指,难道是这戒指是凶手掉落的?可是凶手为什么要在受害人右手无名指上制造出一个环状伤痕?而且不合常理地小心铺满玫瑰花瓣让被害人躺在上面,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美感又是为什么?
  秦明想不通活人的思维,但如他所说,他有能力负责从死人“问话”,因为他是秦明,而同时他也有种盲目的自信相信方木有能力缉拿真凶,因为他是方木。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