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rice

就是一个欢乐小逗比😝

缉凶者联盟 Ⅹ

那么久不更文了,脸皮厚着问一下,不知道大家想我没有?(*ノωノ)嘿嘿,书归正传。

本文预警;
  半架空 有原创人物 人物严重ooc
  欢乐逗比日常向 苏木木 木木团宠设定

  等秦明忙完看到短信时,距离短信发出时间又过去了五分钟,深知季白性格的他本来不该去了,毕竟三十五分钟了季白能怼或者不重复怼得话应该都用完了,可是他还是压不住自己心里的担心,将手上的报告暂且放下走出门。
  等秦明到的时候,发现季白还没怼完,他推门而入的时候,就见着方木惊喜的眼神,季白恨铁不成钢的眼光,以及苏锐颖一副大彻大悟的模样,他清了清嗓子,“季白,我有点事想找方木。”
  季白疑惑(?)的看了看他,一副没有正事就别打扰我教育孩子的模样,秦明硬掰扯了个理由,“方木做的法医报告有问题。”就见着方木原本期待的眼神一下子就失望下去,而在季白身后的苏锐颖险些笑出声,被秦明一瞪才收敛笑意,似笑非笑的看着方木和秦明一同离开自己办公室,季白转身坐下,挑眉看着她,“这老秦要是放在古代绝对是昏君一枚!”
  苏锐颖看着他那敢怒不敢言的委屈模样,忍不住笑道,“可不是,肯定是一个为美人一笑可烽火戏诸侯的主。”这不,以工作为名把方木给要走了,而且还让季白如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自家师弟果真是块宝,到哪都有人惦记着。
  到了法医办公室,秦明不自觉瞟了一眼方木,就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格外的失落,比方才误以为自己画错画像还要失落,这让秦明有些疑惑,莫非是 方才季白怼过头了,伤着方木了?秦明有些暗怪自己为什么不早些去,而且为什么苏锐颖那么晚才通知自己?虽然内心活动极其繁杂,但在面上秦明显得波澜不惊甚至还有些淡定。
  而在他心里那位正因季白狂怼三十五分钟而难过的方木,实际上难过的原因只是因为自己的法医报告有问题,自己怎么可以给秦科长留下那么一个麻烦加不好的印象呢?自己现在对秦明又是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怎么可以在这节骨眼上出这个纰漏,方木越想越觉得自己傻到家了,面上越发委屈的模样,惹得秦明不自觉地出声安慰,“下不为例就好。”
  方木见秦明还愿意和自己说话,忍不住地有些开心,但又想到自己的纰漏有些愧疚着对他说,“秦科长,对不起,请问法医报告我错在哪?”
  秦明先是看着心情明显阴转晴的方木,但又听到方木说道这个问题,在这个瞬间他愣了愣,他看过方木的法医报告专业知识没有问题,非要从鸡蛋里挑骨头的话就只有他有些部分写得太详细,但这样的问题实在是无伤大雅,秦明顿了半晌没说话,方木这才彻底反应过来,秦明是在为了他找的借口解围。
  一下子,方木笑得似同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对秦明的好感度更是蹭蹭蹭的上升了几个等级,他想起中午苏锐颖在用餐时说让秦明带他去吃小龙虾,正巧他也喜欢吃,不如请秦明去吃顿小龙虾以表感谢,顺带套套近乎?
  想到做到,方木有些期待和不安地尝试开口问道,“秦科长,下班后你有空带我去吃小龙虾吗?”秦明看了看方木满是孩子气的模样,他笑得格外的可爱,心下一软情不自禁地点头。

由死向生 12

本文预警:略有烂俗言情风 人物ooc 内含林邰
本章严重言情风 慎看慎看!!!

  方木偏头看了看房间里的秦明,也不知道是因为人,还是因为案子没破的不甘心,他不想离开龙番市。
  “对,奇怪的是受害人躺在自家家里古董中间,古董摆成五芒星的模样,把受害人围在中间。”邰伟开着车,努力回想着案子的细节。
  “五芒星?!等会,邰伟,受害人是自杀,但又很奇怪?”听到案子的疑点,方木不禁联想到自己正在解决的案子,又觉得是自己多想。
  “不愧是我家木木,对对对,就是法医检验下来是自杀,但现场又很奇怪。”邰伟的话点醒了方木,“邰伟,这是现在龙番市处理的疑似故意杀人案子,我估计是连续杀人案,但具体的我回来再说吧,先挂了。”
  方木走近会议室,“谭局,绿藤市发生与本案类似的故意杀人案,我要回绿藤市看看。”听到方木这话,秦明不自觉地坐直起身,有几分紧张但又不想表现出来的模样不偏不倚让方木看了个正着,心里不禁想到:莫非,秦明是……是松了口气我终于要走了?这样想起来,心里还真有几分酸涩和愤愤不平的感觉,这不由让方木抿紧唇,心里却又叹了口气。
  “那么,我们一块去吧,毕竟这边尸体也是由我和老秦负责的?是吧,老秦。”李大宝看着眼前两人的互动,挑了挑眉,想了个万全的法子,毕竟照秦明那高冷傲娇的性子决定不会出言提议一起走。
  “嗯,这样也好,方木,让秦明和林涛还是李大宝和你一块去,如果两个案子被定性为一个案子就需要并案处理,那么就辛苦你们要赶回来给我们提供新的案情,如果不是,就根据案情事实孰轻孰重来判断。”谭局接过李大宝的话头安排道,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被点名的人只能服从命令了。
  秦明和方木两人坐在后座上,沉默地听着前排的李大宝和林涛的欢声笑语,偶尔问到方木时,方木才会有些迟钝地接话。
  两人之间有些尴尬,方木认为于秦明而言,他只是一个局里安排给他负担和任务,如果自己太过靠近秦明,担心秦明会不会被他给吓跑。而秦明是因为之前自己过于外现自己感情而出现的傲娇情绪,说实在的就是觉得担心自己会不会吓跑方木,两人的尴尬点不同,却蜜汁契合在一起。
  方木偏头看了看秦明,秦明正在看窗外的景色,阳光洒在他俊俏的脸颊上,却惹红了方木的脸,方木急忙偏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莫非是发烧了?
  想到这里,方木皱了皱眉,暗自打算等会回警局找到体温计量一下体温,看看自己是不是发烧了,这样是生病了,自己还是离秦明远一点,免得传染给他。
  其实方木的小动作都被秦明一览无余,看着方木脸红转头的动作,秦明心里暗自笑了笑,他是傲娇,可不是迟钝,自然知道方木对自己多少有些感觉,他也着实对方木有些不同的情感,但是方木对自己的感情到了什么地步,自己得好好看看。
  过了一会,为了打破车上尴尬的气氛的李大宝刚准备说话,无意间偏头看着后视镜的时候,就看到方木偏头靠在秦明的肩上,而秦明则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画面出奇的唯美,一向被秦明称之为伶牙俐齿的李大宝顿了顿终究是忍不下心打破这景。

缉凶者联盟Ⅸ

本文预警:半架空 有原创人物 人物严重ooc
  欢乐逗比日常向 苏木木 木木团宠设定

ps:求助大大们,请问怎么做电梯呀⊙∀⊙?

  秦明被方木方才的经历气个够呛,让方木进去不是让他去以身犯险刺激犯人得到口供,只是看着他期待的模样狠不下心拒绝,早知今日,当初自己何必答应,现在惹得自己生气后怕。
  脑袋里回旋了各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怼人计划,但在看到方木小心翼翼的讨好模样,所有计划最终宣告失败。
  秦明抿紧唇过了半晌才开口说道,“下不为例。”方木见秦明松口,连忙笑道,“好的好的,谢谢秦科长。”秦明看着方木笑眼如曦的模样,有种莫名其妙的想法,想让这个微笑一直陪在身边,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秦明摇了摇头,“你去苏锐颖那避会难吧,估摸着季白一会就要过来找你。”
  听到秦明类似提示又像是逐客令的话语,方木也不知道心里为什么会有种失落感,甚至于他差点就开口问道,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避难,方木有些低落地点了点头,轻声地离开法医室。
  “苏姐,苏姐,你觉得秦科长是个怎么样的人?”方木坐在苏锐颖对面看着案卷问道,正在执行网警工作的苏锐颖一顿抬头看了看方木,“怎么突然那么问?”她所知道的方木绝对不是一个多事的人,怎么问必定是事出有因。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方木有些慌张地回答道,甚至于都不直视苏锐颖,他认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其实看着他耳朵都红透的苏锐颖自然是猜出几分方木心里的小猫腻,笑着开口说道:
  “我认识的老秦,是个认真于工作,而且很善良的一个人,虽然他毒舌,但是很温柔,你要用心去感受这种温柔,不过长期以往,他也会有一日会觉得孤寂累了。”
  说是这样说,苏锐颖内心却是这样想的:老秦啊老秦,我把你说的那么好那么可怜,你要是还不能把我家师弟拐回去好好照顾,你就是对不起我的用心良苦。
  听到苏锐颖这样说,方木内心多少有些触动,原来秦科长是内冷外热的人,怪不得总觉得他暗暗对自己好,果然不是自己的错觉。
  正当方木准备在和苏锐颖探讨更多秦明不为常人知的时候,苏锐颖的门突然被季·气急败坏·白推开,“方警官,作为一个实习的警官,你今天的表现很好嘛。”
  话虽这样说,但是季白的表情分明就是再说:方木,你咋不上天呢?
  方木看了看季白皮笑肉不笑的微笑,突然一个激灵想夺门而出找秦明避难,但是他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努力做出一副愧疚的模样,想让季白饶了自己一次,季白表示:中午才让我吃狗粮,下午就给我捅娄子,自己可不是秦明这个色令智昏的人,卖萌没用!
  然后苏锐颖就通过季白这半小时的狂怼,弄懂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即使她也有些气,但是看着方木被怼了将近半小时的可怜模样,气还是消了,于是乎,她偷偷摸摸地帮方木给秦明发了一条求救短信:
  to秦明:你家木木被怼了半小时了,看季白的模样还没怼够,该你老人家过来英雄救美了。

由死向生 11

本文预警:人物严重ooc
略带烂俗言情风以及学术风 内含林邰

  等人都到齐了,谭局也过来主持会议,“开始吧。”秦明上前拿着手中的报告,指了指大屏幕说道,“第一名死者王军,死因是割腕而导致的失血过多,手腕上的伤痕为九浅一深,被发现时手放在灌满水的鱼缸里,从而加速了血液的流动速度。脖颈部有用黑色水笔标记的五芒星标志,第二名死者李霄,死因是安眠酮,据测算估计死者服用量是100g,但是这个药的致死量是10g到20g,最明显的表现是安眠酮被吸收后,分布于脂肪组织,死者的胃部残留着大量的安眠酮药剂,同样的,她的脖颈部位也有五芒星。”
  方木听完秦明的分析后,多少有几分疑惑,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秦明,那个安眠酮是我国八十年代被禁用的吗?”
  秦明眼底划过几分欣赏的神色,“安眠酮,学术名词为甲苯喹唑酮。临床上适用于各种类型的失眠症,但这药久用可成瘾,而且有些病人在服用一般治疗量后,能引起精神症状,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临床上已停止使用,换一句话说,死者无法通过常规通道获得药物。”方木皱眉提出一个疑惑,“那么这样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死者是想自杀的话,会不会太麻烦了?”
  林涛耸了耸肩膀,“这人要是了无生趣了,怎么死也不会怕麻烦吧?”秦明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死者无法通过常规途径获得这种药,那么不就是说明这个案子的疑点不少嘛?安眠药的种类那么多,可以通过常规渠道获得的就不少于五种,为什么要舍易求难?”
  “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被害人是故意用这种药,是不是在提示我们,她不是自愿的?”方木皱眉,提出自己的见解。“不是自愿?”李大宝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和林涛一样,没跟上趟,或者说在整个专案组只有秦明跟上了方木的思维,李大宝甚至有些疑惑,为什么会有种冰冷狗粮往自己脸上无情拍打的感觉。
  “一般人自杀求得是通过常规途径易获得或者是痛苦轻的,但据我了解,安眠酮的副作用较现在市面上可购买的安眠药物大的多,并且不易获得,那么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要使用这种难获得且对减轻痛苦无意义的安眠酮,无疑就是最大的疑点。”方木说道,不时还看看秦明,见秦明没有反驳,那么说明自己的推理应该没有出现法医知识上的错误。
  “就是以这两点推定两名受害人是有联系,并且排除自杀的可能吗?”谭局说道,扫视着眼前的两个人,秦明和方木的配合不错,可惜方木只是借用,不是真的在龙番市扎根了,莫名有种希望以后方木可以在龙番市找到爱人然后调过来,这样他们这边的治安绝对杠杠的。
  “嗯,还有………”正当方木准备补充些话时,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他有些脸红慌乱地道歉顺带把手机拿出来,边走到门口边接了电话“邰伟?怎么了?”
  “木木木木木木,我马上来龙番市接你,绿藤市发生了一个疑似故意杀人的案子,我们头都大了,得接你回来。”邰伟的语气像是很急的样子。
  “什么叫疑似故意杀人?”

缉凶者联盟 Ⅷ

本文预警:半架空 有原创人物 人物严重ooc
  欢乐逗比日常向 苏木木 木木团宠设定

  刚到审讯室旁的监控室,就听到季白的声音隐约透露着怒气,“你说还是不说。”就见到那个男人勾起一抹欠扁的微笑,“我承认袭警的罪行,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确实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男人就是杀人凶手,他完全只用承认袭警,然后交由检察院起诉为妨碍公务罪,但是这样杀人凶手到底是谁?
  看着眼前的男人,方木开始比照画像,越发觉得自己像画错了又像是没画错,“秦科长,我可以进去审讯室吗?”方木偏头问道,秦明抿了抿唇,想了半晌才点头,“嗯。”
  方木笑着与秦明道谢后,轻轻敲了敲审讯室的门然后才推门而入,一进去就见到季白看到自己皱起眉,方木敢肯定,如果不是因为犯罪嫌疑人还在这,季白非得揪着他耳朵骂上个半晌。
  “你好,徐先生。”方木与季白坐在一侧,手里拿出被害人的照片和由苏锐颖攻破他手机里的截图,“或者,我应该称呼你为吴先生?”
  坐在两人对面的徐宇突然愣了愣,抬头看向方木,方木带着淡笑看着他接着开口,“我是觉得挺奇怪的,为什么被害人的死亡时间和你杀人直播的时间不吻合,甚至有想过会不会有人在你前面杀了人?”
  然后,方木说着拿起那张手机截图,“直到我看到这个截图,吴先生先把被害人约出来,以一刀致命的方式杀害了被害人,所以当你出来的时候,就会觉得为什么会有人比你动手快的疑惑,因而你想到帮你认为的那个好心人脱罪,你决定直播杀人。”方木起身看着他,眼眸中有些或是同情或是叹息的晦涩感情,“吴先生,为什么要杀被害人?”
  徐宇的表情顿时变得格外的古怪,“那个男人,我把青春都给了他,他却抽身离开,就连停留都没有,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或者是恨过一个人,你懂不懂,由爱生恨。”甚至他还起身,若不是身后的警员摁住他,看样子都想扑过去摇晃方木的肩膀,“所以呢?你还记得你和他在一起的那么多甜蜜的时光吗?你还记得你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因为他背叛你所以可以杀他?难道你忘了你自己在你自己微博上写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方木变得格外地激动,手撑着桌上,气势汹汹地质疑他,徐宇的眼睛像是被气得充血,突然一阵猛烈的用力挣脱了警员,趁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猛地飞身扑倒方木,然后用力掐住方木的脖子,“我那么爱他,我想和他一辈子在一起!”
  方木因被掐住脖子涨红了脸,但勉强地说着话,“不成魔……不成活。”身旁的季白和警员早就反应过来,一直猛力拉着徐宇,想让两人分离,但濒死或是绝望之人的力气总是出乎常人的大,情势已经危急到就连监控室里的秦明都想进入帮忙的时候,徐宇突然松开手,伏在方木的身上哭泣,
  这才让人将两人分开。
  也不知道是后怕,还是气的,季白的手微微有些不自觉地颤抖,不过这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季白对着监控室打了个手势,让秦明在门口接方木去休息,既然犯罪嫌疑人的心里防线已经被攻破,那接下来就很好办了。
  方木被警员扶到门口,再交由秦明接手带回法医办公室,直到到了办公室方木的咳嗽才稍稍消停片刻,缓了口气,看着秦明皱眉看着自己,不禁出言抚慰道,“秦科长,我没事。”

ps:明天应该会更新由死向生😝

缉凶者联盟 Ⅶ

本文预警:半架空 有原创人物 人物严重ooc
  欢乐逗比日常向 苏木木 木木团宠设定

  早在用餐之前,苏锐颖就听方木说了好久的秦明,听得出来,方木对秦明的印象还不错,不过苏锐颖还是有几分存疑的,秦明啥时候变得怎么爱护后辈了?
  但在听到餐桌上秦明维护方木后,苏锐颖很确定秦明大佬开始欣赏自家的方木了,毕竟这次方木的直属领导除了季白还可以是秦明呀,季白那么欺负她家木木,肯定是秦明要靠得住些。
  秦明没反驳的理由只有一个,因为苏锐颖交给他的人是方木罢了。
  方木看了看秦明,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可以吗?秦科长。”秦明偏头看向方木,见他那副卖萌的期待模样着实让秦明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嗯,你过来帮忙做记录。”
  方木有些开心地点了点头,在一旁的罗飞像是见到泰山在他眼前崩了一样,诧异地看着眼前的方木和秦明,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你现在不嫌弃方木的呼吸打扰到你工作了?给你贴一个双标的标签,你认不认? !
  天知道之前自己被秦明怼成什么样,导致后来每次去解剖室的时候,他特别害怕遇到秦明正在解剖。
  还记得半年前的恶性入室抢劫杀人,出完现场两人回到法医办公室后,坐在秦明对面地罗飞根据痕检结果开始推理,“凶手把现场的痕迹清理得非常干净,因此他会有很多工具,所以他会背着一个包,为了掩人耳目,他应该还要戴顶帽子。”
  听到罗飞的推理,正准备放下手中的测量工具的秦明有些诧异地看着他,毕竟罗飞很少那么正经,“不用这么看着我,我父母智商本来就很高,基因来的。” 顺带附送罗飞那标志性微笑。
  秦明优雅地拿起手边报告,然后抬头看向罗飞以一脸嫌弃的表情地说道,“出去。”被嫌弃而不自知的罗飞还有些生气地反问道,“为什么?”
  “你的呼吸打扰到我工作。”
  不管罗飞内心怎么吐槽,这都改变不了,秦明是双标的事实。
  等方木到了解剖室后,就看着秦明穿着防护服正在戴手套,瞧见他进来后,指了指衣橱,方木乖乖地走过去把防护服换上,秦明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顺手拿过笔记本和笔: 『参考法医秦明第一集』
  工作态度  ✘✔
  专业知识  ✔
  操作能力  ✔
  逻辑推理  ✔
  心理素质  ✔
  备注:犯罪学硕士,法医学学士。
  要是让罗飞看到了,又得一顿吐槽,秦明啥时候变得不自觉地护短,想想当时他初来乍到的时候,可没少被怼。
  穿上后,方木就乖乖地站在一旁给秦明做记录,但越看越觉得不对劲,秦明做完尸检后,发现死亡时间与嫌疑人谋杀时间不吻合,他抬头便看到方木欲言又止的模样,“嗯?”
  方木皱着眉开口说道,“秦科长,我觉得我们没抓到真正的凶手,无论是从心里画像还是被害人的死亡时间来看,都对不上。”秦明有些诧异地看着他,这小孩子果真是块宝,今天一天给他的惊喜也确实不少。
  秦明点头,一边将手套脱下,一边说道,“嗯,被害人死亡时间初步估计在8小时前,但直播时间在7个半小时之前,确实对不上。”走近方木,方木心有灵犀地将报告递给秦明,不得不说这两人的举止很默契。
  “一会你和我去审讯室隔壁看看季白那里的进展,你别有太大负担,毕竟人心难揣摩。”秦明看了看方木做得报告,字体儒雅不是大气,内容详实也简明概括,对于这份报告他很满意。
  方木听到秦明的话语后,心里有几分莫名其妙的雀跃,虽然第一次工作画心里画像现在看来可能失手了,但是秦明没有怪他,反而还在安慰他,心里有种暖暖的悸动,他脸红着揉了揉头发,很开心地嗯了声。

缉凶者联盟 Ⅵ

本文预警:半架空 有原创人物 人物严重ooc
  欢乐逗比日常向 苏木木 木木团宠设定

  回到省厅,季白便风风火火去提审嫌疑人了,秦明也需要去进一步解剖尸体,提取更多罪证,留下闲来无事的罗飞和方木,以及特意忙完工作来门口接方木的苏锐颖。
  “哟,锐颖,你特意来接我呀?这多不好意思。”罗飞笑着说道,苏锐颖看着眼前的两人笑着说,“对对对,我来接我家木木,顺带接你。”说完便上前牵着方木走到自己办公室,慈爱的看着方木的模样,就像方木是她妹妹一般,然后有些心疼地开口,“你肯定又被老季给怼了,木木以后咱不怂,咱们怼回去。”
  苏锐颖和方木本身就是师姐弟的关系,在学校的时候两人处得像哥们一样,到了省厅苏锐颖自然是对自家的师弟更是百般照顾,在苏锐颖眼里自家的方木颜好腿长又温柔,简直就是出得现场入得书房的宝贝,省厅的单身汉那么多,自己可得好好护着自家乖犊子,别哪天一不留神被顺跑了都不知道。
  罗飞跟在两人身后,就见苏锐颖碎碎叨叨地给方木介绍情况,他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苏锐颖咒骂季白不留情怼方木的举动,想想也是,在这省厅里敢怼季白且能怼赢的只有秦明和苏锐颖两人,罗飞是敢怼但往往怼到半截就无疾而终的惜败,想到这罗飞不由地叹气。
  方木自幼在孤儿院里长大,上本科的时候遇到苏锐颖这位师姐,她比自己大两届,也是自己导师乔教授最喜欢的女徒弟,对自己的照顾不亚于乔教授,况且还有两人在本硕这几年的革命友谊,自然而然,两人不是亲人而胜似亲人。
  “苏姐,我都还没那么生气,你就别气了,气坏身体就不好了,季队也不是故意针对我的,只是因为我做错事了呗,别气了。”看着越说越气的苏锐颖,方木果断采取顺毛模式,苏锐颖内心狂吐槽季白就是以体能取人,自己也是体能不及格,为这事没少被怼,不过所幸她本身的职业也不出外勤,于是乎收到谭局的发话,可以不用在乎体能测试成绩的苏锐颖自然很不爽季白那么要求方木,她和方木本身就不是警校毕业,体能较专业警校的自然是差了不少,季白却毫不在乎这点,真是季·扒皮·白。
  无处可去的罗飞就这样坐在苏锐颖的办公室里,听两姐弟唠嗑两小时后,不由感慨道,真的是喝水五分钟,唠嗑两小时。看了看表,趁两人安静片刻的时候,迅速插话说道,“锐颖,木木,那啥到中午了,咱们去食堂吃饭吧。”
  苏锐颖点头,记得今天方木还没来及休息就看着被拉到案发现场,还被劫持啥的,肯定又累又饿,自己倒好和他在这唠嗑了两小时,苏锐颖一边暗怪自己粗心,一边带着方木到食堂里打饭。
  “诶!老秦,老季。”正值饭点,食堂人特多,三人正巧遇到秦明和季白两人身旁恰好有四个位置,打好饭后便过去蹭桌。
  法学本科的学生毕业后或多或少都有些胃病,毕竟每天没日没夜的读文献写论文做综述,当睡觉都成了种奢求,谁还在乎那一两顿饭呀。方木也不例外,年轻凭借自己身体好,想着一两顿不吃没事,在日积月累后终还是拖成了胃病,现在年岁渐长自然少不了胃痛,去医院看过后,医生嘱咐要细嚼慢咽规律用餐,他自然是遵守医嘱执行,吃饭便会较其他人慢一些,与苏锐颖同速。
  这样就又成功引起了季·怼怼·白的新一番轰炸,“你吃饭也像蜗牛呀?”坐在他正对面的方木先是不解的抬头看看身旁,却发现季白在说自己,敢怒不敢怼的方木瘪了瘪嘴。
  不过赶在苏锐颖怼回去之前,秦明已经用餐完毕,优雅地用纸巾擦拭后,不急不缓地怼着季白,“食不言寝不语,除了是礼教以外,最主要是对消化系统的尊重。”被怼的季白感觉到一种冰冷的狗粮在自己脸上胡乱地拍。
  方木有些幸灾乐祸,但又不敢让季白看到自己幸灾乐祸,低着头又吃了一些牛肉后,放下餐具,笑着说道,“好吃。”早就用餐完毕的苏锐颖见他那个卡哇伊的微笑后,手忍不住地揉了揉他的头发,“那就好,下次让老秦带你去尝尝警局附近的小龙虾,你知道的,我胃一向不好。”
  说完还耸了耸肩,听着苏锐颖这话,秦明居然没有反驳没有怼,罗飞和季白表示这可能是一个假·秦明。

缉凶者联盟 Ⅴ

本文预警:半架空 有原创人物 人物严重ooc
  欢乐逗比日常向 苏木木 木木团宠设定

  罗飞一脸诧异地看着眼前明显稚嫩的小青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不错,既然犯人都抓到了,我们回厅里吧。”说完便拉开身旁的车门示意方木坐进去。
  等方木和罗飞有说有笑的进上车后,在一旁的秦明看了看车里的方木,听到了方木刚才有理有据的推理后,秦明衷心地开口,“嗯,他不错。”
  季白颔首点了点头,“嗯,语惊四座,不过很少听到你对人那么高的评价,”秦明偏头看了看季白,“你也不错。”季白偏头勾起些许笑意,“行了,别了吧,我可不是你那小天才。 ”
  季白又不是看不出秦明对方木的态度有所转变,秦大科长可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主,更何况还那么温柔的给人上药,这还是认识他以来头一遭那么温柔待人。 秦明没有多少说什么,转身坐上驾驶座,季白做了个手势让收队后才上车。
  方木一见两尊大佛上车,刚才还和罗飞有说有笑的模样顿时就蔫下去了,像极了害怕打针的小孩子知道要打针的可怜样。
  那副委屈巴巴的模样逗笑身旁的罗飞,通过后视镜秦明就见到,方木那副委屈但又不甘让罗飞嘲笑偷偷瞪了瞪他的模样,有趣极了也可爱极了,秦明不自觉地柔和了片刻面部表情,不过很快恢复自己日常高冷的模样后发动汽车。
  “决定你去留的只有三个月后的体测成绩。”透过后视镜,季白看到在自己说完那话后,似乎像说些什么的方木,又不慌不忙地补充道,“不要讨价还价,如果适应不了,你可以选择离开刑警队。”
  莫名其妙被季白连续五杀的方木委屈地瘪了瘪嘴,自己只是想问问是啥体测成绩,看到那小模样,秦明不自觉地勾起唇角,又觉得这样可能会崩坏自己高冷的形象,这才稍稍收敛些许笑意,冷声补充道,“一千米,俯卧撑,立定跳远,三公里负重越野。”
  听到前三个方木还稍稍松了口气,最后一个是什么鬼?!自己到底是到警队了还是到部队了?三公里负重越野??自己今天真的不宜出门呀?
  内心狂咆哮的方木有些发怵地向秦明道谢,在一旁的罗飞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三公里负重越野是我们季队特别加上去的,说是长跑有利于心肺功能和抓捕犯人。”
  方木还是没从震惊中回过神,只是麻木地点了点头,有种想穿越回大学的冲动,他保证一定好好锻炼身体,贯彻落实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观。
  不过越挫越勇的方木自然是挫败了些许,就又燃起熊熊斗志,他一定可能大概会通过体测吧(,,•́ . •̀,,)。
  秦明偏头看了看后视镜无意识卖萌的方木,轻轻摇了摇头,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在私下暗示罗飞,让他向季白说说情。
  不过没过一会他就看着那小孩眼中冒着熊熊斗志,这才将方才心里的盘算给压下去,仅凭方才他推理的自信,秦明有种莫名其妙的信任,他感觉可以相信这孩子不会让他失望的,这只是一个体测而已。
  经过方才秦明的解围,方木倒是对秦明的好感度up↗,这位秦科长果然就是那种面冷心热的人,刚才他还帮自己包扎伤口和解答呢,一定是个乐于助人的大好人。
  这一点在日后,他和罗飞,苏锐颖两人闲聊的时候,无意间提起后,成功收获罗飞诧异的神色以及苏锐颖复杂的眼神,两人一致地表示,『木木,你长点心吧。』

缉凶者联盟 Ⅳ

本文预警:半架空 有原创人物 人物严重ooc
  欢乐逗比日常向 苏木木 木木团宠设定
      『(〃'▽'〃)祝大家七夕快乐』
 
     方木倒是不害怕男人会杀了他,毕竟这男人也不是想鱼死网破的情况,但他的手能不能不要抖!不要抖!你刀放的位置正好是自己颈动脉窦的位置,大佬你别一失手成千里血。
  方木在一旁内心狂吐槽,面上看上去倒还是波澜不惊,甚至于在旁人看来还有些呆萌的模样。
  “你们别过来!别过来!”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向树林里退过去,毕竟四周都有警戒线,这万一一言不合他们警察适用擒拿格斗,那他不就是羊送虎口?他才不会那么蠢。
  方木偏头看了看树林里,隐约看到季白的身影,心里顿时就懂了季白的计划,自己得离男人的刀远一点,方木一边想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悄悄移动自己脖子试图远离刀锋。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飞爪忽然从天而降,勾住男人持刀的右手,一个用力就将男人的右手远离方木,季白一个箭步从树林里冲了出来,一手揽住方木将他一把推开,另一只手控制住男人的右手,紧接着一个抬腿猛击男人的右手,顿时刀脱离男人的手后,以一个干净利索的擒拿制服男人,随后几个警察接替他的工作,让男人戴上手铐后先行送回厅里。
  “方警官,祝贺你,成为我市第一个被歹徒劫持的刑警。”季白偏头看了看坐倒在地上还来不及起身的方木,方木一脸无辜地说道,“对不起”,也许是方木的表情确实挺无辜的,或者是季白意识到这主要原因不是方木的错,这才稍稍消停了下。
  不过,被怼得没脾气的方木内心表示今天自己应该看看黄历是不是不宜出门的。
  秦明走了过去,便看到方才男人手抖在方木脖颈上浅划了几道血痕,皱着眉拿出酒精和棉棒,冷淡地说道,“偏头,我要消毒。”
  方木看了看秦明和他手中的棉棒,仅看他的面目表情和听他方才冷淡的语气,没注意听清还以为他说,『偏头,我要解剖。』不过,一向方·天真不做作·木自然很懂那些口是心非的傲娇存在,毕竟现在不是有很多人设都是这样吗?这不就是为了讨女孩子喜欢的面冷心热设定嘛。
  “好的,谢谢,麻烦了。”方木先向秦明感激 一笑,然后乖巧偏头让秦明消毒,见他那么乖巧,秦明的神色稍稍柔和了些许。
  等秦明才消完毒,紧接着罗·见缝就钻·飞迅速占领方木身旁的位置,拍了拍方木的背,“木木,你可以呀,刚才我看了下那犯人确实和你画像没啥区别,能和我说一下你怎么画像不?”
  说到自己的专长,方木眼神里的光都不一样了,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开始一点一点说出自己的分析,“被害人的身高是170,虽然是一个较为瘦弱的男性,但相较于女性,男性犯案的可能性明显大得多,那么这样推断下来,凶手的身高至少需要180以上并且身体强壮,才能搬动一个170的成年男性,其次犯罪现场是一个典型的激情犯罪现场,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凶手没有事先准备,但是在方才的直播里,凶手没有透露任何一点自己的信息说明凶手犯案时心理素质和作风行为非常冷静,如此推断凶手属于粘液质冷静型人格,另外是我刚才在犯罪现场找到一枚价值不菲的男性戒指,戒指外圈十分光滑,保养得十分好,内圈有些磨损虽然也有精心保养的痕迹,但这估计是经常脱戴戒指的缘故,并且戒指外圈有刻铭文字,这明显是一对戒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最近车站广告牌上的婚戒,因此可以推断是一个对戒也是婚戒,戒指主人很爱惜它,换句话说,他很珍惜这段感情。这样可以推断出犯案的时候要把它取下来,所以当他犯完案洗干净手后发现自己戒指不在,一定会返回现场来找戒指。最后是作案动机,像凶手这种粘液质安静型的人格,一般是不会激情犯罪,而是精心策划的事后报复,但这次却一反常态的激情犯罪,这说明受害人戳中了凶手最在乎的东西,应该是他的婚姻,所以综上所述,我才会推断出刚才的心理画像。”

由死向生 10

本文预警:苏木木 人物严重ooc 略有烂俗言情风 内含林邰

  将那些照片都带回警局后,方木将照片都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皱着眉一张张地仔细看,却意外地发现,这似乎是他又似乎是羽还真,这些照片里大多数都是背影,为数不多的两三张侧面照,一张是羽还真,另外两张则是绿藤市出任务的他,背影照里也有自己和邰伟一同出任务的照片,这样看来自己似乎应该认识这个被害人,但是自己从没来过龙番市,更别提认识龙番市这位受害人了。
  秦明在做完尸检病理诊断后,回到自己办公室准备汇总整理尸检报告的时候,就听到林涛和李大宝两人的碎碎念,“你说也邪乎,人家木木第一次来龙番市就有人有他照片。”林涛一如往常地『唠家常』,不过听到关键词的秦明偏头看了看两人,木木?照片?这两个关键词无疑是高能级别的,秦明装作毫不关心地模样整理报告。
  “啥照片呀?”李大宝好奇地问了问,林涛努力地回想片刻后开口说道,“好多日常照片,还有一张的照片木木显得特别白。”秦明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唇,起身拿着尸检报告就下楼去找方木。
  就看着方木偏头看着一张照片的背面,秦明离方木的距离并不是很远,正好能看清照片背面的字,『来日方长,期待与你的见面。』
  方木皱眉看着明显是战书的文字,确实目前两起案子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谋杀案,即使是秦明解剖也没发现任何的疑点,不过所幸死者家属都不认为是意外或者是自杀,没要求撤案处理,但是我在明敌在暗的模式无疑是最坏的情况,方木盯着那一串文字近乎要盯出个是非才肯罢休。
  看着他的模样,秦明忍不住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又挥了挥自己手上的尸检报告,“慢慢来,要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看着眼前的秦明虽然脸色还是一如往常的冷淡傲娇,但他目光里流露出信任还是安抚到焦急的自己。
  方木下意识地笑了笑点头,秦明见他心情要比方才好上些许这才稍稍放下心。方木接过秦明递给他的尸检报告,秦明坐在他身旁翻看着桌上的照片,他总感觉这些照片中有两个人,不止是方木,还有一个和方木很相似的人,他不禁开口问道,“方木,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孪生兄弟?”
  方木闻言有些诧异地偏头看向秦明,过了半晌才开口问道,“这话怎么说?”秦明低头找出两张照片,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张是你,但我认为这张不是你。”坚定的语气让方木有些吃惊,过了半晌,他笑着开口,“嗯,这张是我,但这张不是我,你是怎么分辨出来的?”
  毕竟方才林涛看了半天,觉得都是他的照片,而那张羽还真的照片则是被说成是他抹了粉底,林涛的话惹得他苦笑不得。
  但同样相处时间不长的秦明却能一眼分辨出哪个是自己,这多少让方木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情感,让他感觉到了有人在在乎自己。
  不过也有可能是他想多了,毕竟最近李大宝给他灌输的电视剧有点玛丽苏吧。
  “……,是因为我基于我对人体结构的了解。”秦·日常傲娇·明高冷地回答道,其实这分明是自己内心的感觉分辨出来的,和法医人类学绝对没有半分干系。
       法医人类学高冷表示:这锅我不背。